考上顺一去看演唱会

I knew you were trouble (全文)

Psycho Chris:

ooc预警!!! 略带渣属性!!!(看到圌字请自动忽略)




1


第一次见到S小姐是在一个慵懒的午后,那时咖啡店里没几个人,我正逗着吧台上那只姜黄色的大猫,显然猫咪先生觉得他的爪子比我手上的绳结更有趣,他自顾自地舔着爪子,毫不在意地用他的屁股对着我。午后的阳光虽然炽烈,却还没有强烈到能照亮整间屋子,就是在这种半明半昧的状态下,S小姐的面容仍然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硕大的墨镜,标志性的大红唇,看似随意却又一丝不苟地贴服在前额的斜刘海,她是个美到让人窒息的女郎。




“请问需要点什么吗?”我换上一副殷切的口吻,脸上张扬的笑容让S小姐抬了抬眉毛,她可能被我突如其来的热情吓到了,但相信我,如果你在一个无所事事的下午遇到这样一个女孩,你肯定也会躁动起来的,人们对美女总是格外狂热。




“不用了,谢谢。其实我过来的目的是想问问你有没有看到过这个女孩?”说着S小姐把她的手机推了过来,照片上的女孩高高瘦瘦,捧着一朵小花,羞涩的笑着,她高挑的眉毛和这略带紧促的笑容不太和谐,有些傻气,但也显得女孩眼里的笑意越发的甜蜜。




我抬起头,在S小姐的脸庞上驻足了好一会,才承认我见过这个女孩,S小姐看起来有些激动,她的表情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像是和煦的春风抚过大地一般,她原本皱着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就是不知道被墨镜挡住的蓝色眼睛现在涌动着怎样的波澜。




“其实,我也知道你,S小姐。还知道你和Karlie的故事。”我狡黠地笑笑,欣赏着S小姐震惊的表情,“所以,现在想要来杯咖啡吗?你知道的,这个故事可能会有点长。”我冲S小姐扬了扬手上的咖啡罐,让她去一旁的空座位坐着。




“说真的,你确实不太适合这家咖啡店。”




“为什么?”S小姐的笑着问,声音里带着一丝嘲讽。




“Karlie说的,你的穿着让你和这里格格不入。”




S小姐今天穿着一件蓝色的衬衫,一条灰黑色的短裙,脚上那双明目张胆的红色牛津鞋让她立马变得瞩目起来,这种女孩就应该站在艳阳下接受路人羡慕的眼神,而不是坐在这个无人问津的咖啡店黯淡。




“你知道的,你更适合高端一点的地方。”我耸耸肩,把刚刚做好的咖啡放到她面前。




“那么偶尔来这里体验一下也不错,体验一下Karlie喜欢的。”S小姐摘下了墨镜,那双神秘的蓝眼睛终于呈现在了我的眼前,跟Karlie描述的冷漠不同,现在S小姐的蓝眼睛里满是落寞,兴许是提到Karlie的缘故,寂寞的眼底还沉淀着一丝温柔。




2


第一次见到Karlie是在一个夜晚,那个夜晚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星星格外漂亮。我在店里面结算着今天的营业额,准备打烊,但Karlie就这样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架在脸上的眼镜有些歪斜,手上抱着一打资料。“一杯意式,谢谢。”一屁股坐在了离门口最近的位子上,她头也不抬一下地向我点了单。




顾客就是上帝,我重新拿出收起来的咖啡粉,准备烧壶热水给她煮咖啡。在等水烧开的过程中,我暗自打量着我的新顾客,女孩的头发有些凌圌乱,镜框后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资料看,纠结在一起的眉毛和抿紧的嘴唇告诉我她遇到了难题,浮肿的黑眼眶表明女孩可能已经为这个难题操劳许久。但是这丝毫掩盖不了女孩的美丽,她有着饱满的额头,挺拔的鼻梁,高高翘圌起的眉毛让她变得如此特别,更不用说那种因为专注而散发出来的迷人气质。




几分钟后,我把冒着热气的咖啡送到女孩的手边,正巧,她也结束了最后一个字的书写,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笑意爬上了她的嘴角。喝了口咖啡,看着自己密密麻麻的笔记,女孩发出了满足的声音,像是只趴在窗边,懒散地晒着太阳的小猫咪。




“咖啡很棒!”或许是完成任务的喜悦膨胀到女孩身上的每个细胞,又或许是滚烫的咖啡舒缓了女孩绷紧的神经,她毫不吝啬地夸赞着我的咖啡,看着她绿色的眼睛,我鬼使神差地说了句“你的眼睛很漂亮。”




真的,我发誓,那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眼睛,绿莹莹的,像是广袤的森林,还闪着光,亮晶晶的,像是祖母绿的宝石。稍不注意,你就会被这双眼睛吸进去。




“小姐,能占用你几分钟吗?或许我们可以聊聊天?”女孩把玩着手指,不确定这是否是个合适的提议,她的脸颊有些泛红,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底气不足,但是她流露出的神情很真诚,就这样我顺势坐到了她的对面。




她马上就笑了,一股脑地把资料推到一边,捧着咖啡杯,兴致勃勃地与我聊天,她说她叫Karlie Kloss, 我可以叫她Karlie或者是Klossy。她说她是个律师,下周她要打自己的第一个官司,这些天她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她说判决那场官司的法官是出了名的严肃和冷漠,虽然她没见过法官真人,不过她想想就很害怕。她还说自己有3个姐妹,她是个话痨,但这些天来,她都没怎么和别人聊过天,可把她憋坏了。




Karlie说起话来总是手舞足蹈,很有感染力,我就这样微笑着听着她的描述,时不时地点头回应着。温热的咖啡逐渐冷却,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地悄然流逝,只记得在最后,我送她出门,看着她瘦削的背影,我向她喊“Karlie加油!你赢了官司的话,我请你喝咖啡!”已经走出几步远的女孩猛然转身,她敞开的西装在空中划出一道好看的弧线,然后她冲我笑,绿色的眼睛,一闪一闪的。




3


第二次见到Karlie是在几天后的中午,那时我正忙得不可开交,手上打包着一个三明治,后面还有几杯咖啡等着我去完成。说实话,我并没有指望能再次看见Karlie,人们听到的承诺多之又多,但能真正记到心里的少之又少,更何况在那种情况下,我的承诺更像是一句玩笑。但她还是来了,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忽略掉还在排着队的顾客,自来熟地趴在柜台上。




“嘿,请我喝杯咖啡吧。”




“你打赢官司了?”




“不,休庭了,过两天还要再次开庭。”




“那,过两天你赢了再来呗。”


“但我受伤的心灵现在就需要咖啡的安慰,我看见那个法官了,她真的好冷漠,她蓝色的眼睛就跟冰块一样。”




Karlie Kloss的魅力就在于你无法拒绝她的任何一个请求,此刻的她看起来就像只无辜的小狗狗,如果她有尾巴,那现在一定在她身后慢悠悠地晃着,跟着她睁大的眼睛一起祈求你。




“好吧,好吧,先让我把这些客人招待完,你可以去旁边坐一会。”




我投降了,她满意地笑笑,像个奸计得逞的小孩,还心安理得地顺走了柜台上的一根棒棒糖,她知道我不会怪她的,她总是这么的自信,胸有成竹,就像她肯定我会给她咖啡一样,就像她肯定我还记得她一样。




过了好一会我才端着许诺给Karlie的咖啡坐到她的对面,她正叼着棒棒糖玩手机,说真的,这幼稚的行为跟她颇为正式的服装完全不搭,她今天穿着一件白衬衫,顶头的两颗纽扣没有系上,露出了精致的锁骨,小脚的西装裤让她的腿看起来纤细修长,调皮的小女孩和成熟的女人的身影在她这里叠加,融合。




在两口咖啡下肚后,我第一次听说了S小姐,一个冷酷到近乎无情的法官。




“她就坐在那边,一动不动,连眼睛都不怎么眨。连我这么激情的辩护都没能成功地提起她的兴趣,真的,她简直太冷漠了。”




“你知道嘛,她一进法庭,那里面的温度就直接往下降了好几度,我都快打哆嗦了。”




“还有她著名的蓝眼睛,就跟北冰洋一样,别人的蓝眼睛里是星辰大海,她的蓝眼睛里只有浮动着的冰块。”




Karlie一边说,一边努力板起脸想模仿那位冰雪法官,可是没两秒她就笑得跟个小太阳一样,我跟着她一起哈哈哈地傻笑。




这不过是个平常时日普通的午后,外面街道上的行人步履匆匆,赶回公司上班的,赶到下一个旅游景点参观的,咖啡店里的人三三两两,悠闲地品尝着咖啡,但谁都没有那只打着盹的大猫来的舒服,猫咪随意地把自己蜷成一团,尾巴在空中晃来晃去有,眯着眼睛,安然地享受着温暖的阳光。Karlie就是个惊喜,为我平淡的生活注入一丝动力。




“祝你下次看见那个法官别再吓到了哦。”我坏笑着调侃道。




“嘿!”她有些气急败坏,“下次我一定会征服那双蓝眼睛的!”方才的小恼怒已经转变成了为实现目标的坚定。




看着她炯炯有神的眼睛,我突然觉得那里面燃着一团火,不知道这团火能不能融化封尘千年的冰山的一角。但她不是别人,她可是Karlie Kloss,她一定会赢的,跟上次一样,我对她说:“加油,你赢了我请你喝咖啡。” 绿色的眼睛充满了笑意,绿色眼睛的主人拿起包,走出了咖啡店,踏上了她一定要征服的旅程。




4


爱情的开始总是千奇百怪,但却总离不开那一瞬间的感觉,那种感觉说通俗点就叫看对眼了,说高端点就叫一眼万年。




第三次见到Karlie是在一两个月后,一米八几的长颈鹿在店门口扭扭捏捏,徘徊了好一会才进来。




“怎么,几个月没见变胆小了呀。”




“不是怕你忘了我嘛。”




“敢跟我开口要免费咖啡的人,我怎么可能会忘了。”




Karlie迅速羞红了脸,低下头尴尬地笑着。跟之前不一样,今天的Karlie有点反常,她似乎变矜持了,似乎也胆小了一点,畏畏缩缩,但却又一直傻笑着,像是在心底藏进了一个甜蜜的秘密。




“还记得那位法官吗?那个蓝眼睛,很冷漠的法官。”Karlie紧张地盯着我的眼睛。




“当然,怎么了?”




“我,我和她,我们接吻了。”Karlie支支吾吾地说出了她心底甜蜜的秘密,有些羞涩,眼神到处躲闪着,不敢看我。




“你不是不喜欢她吗?之前一直说她冰冷。”




“一开始是这样的,可是那天我打赢了官司,她冲我笑,我就呆滞了,虽然那个微笑很淡,也转瞬即逝,但我发誓那是我见过最美的笑容。再后来,她走过来祝贺我,蓝色的眼睛里终于不再是冰冷冷的一片,我就沦陷了。”




“所以你们就接吻了?就因为她的眼睛?”




“你不懂,你没见过那双眼睛,她的眼睛里有最清澈,最纯洁的蓝色。”




终于知道Karlie今天这么奇怪的原因了,她心里那块叫做爱人的地方被某人填满了。




“所以,你们现在是什么关系?情侣吗?”




“我们说好了,不告诉任何人,先相处一段时间看看,有点像是地下情人。”




Karlie还在对面喋喋不休地诉说着她对法官的爱慕,光是提到法官,Karlie就已经止不住脸上幸福的笑容了,我不由得担心起来。一个只是刚刚开始融化的北冰洋,一个却是注入了如同火山爆发般爱意的年轻女孩,爱情虽然没有界限,但爱情的不平等可是实实在在能衡量的。




5


当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变得越来越像那个人。你会不由自主地去听那个人听过的歌,看那个人看过的电影,了解那个人的喜好,从穿衣打扮到兴趣爱好,你会不由自主地去寻找那个人之前岁月的痕迹,幻想那个人未来生活的规划里有没有你,会仔细揣摩每一个她发给你的字,甚至是标点符号。你变得前所未有的勇敢,你尝试一切她喜欢的,你也变得前所未有的胆小,你事事小心,生怕哪里做错了。你有了盔甲亦是软肋。




第四次见到Karlie的时候,她穿了一双火红的高跟鞋,就像她本人,热情,艳丽。这次她没让那个没心没肺的笑容出现在她的脸上,取而代之的是微微上扬的嘴角,得体端庄,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没看过那个法官本人,我却觉得这样的Karlie染上了一丝丝法官的影子。




Karlie说十几天前她告诉了她的朋友和家人她正在和法官交往的事实,她本以为法官会不开心,毕竟她们说好了这段恋情是个秘密,但法官只是笑笑说没关系,第二天还送来了一只万宝龙的签字笔当做信物。签字笔Karlie一直随身带着,黑色的笔身和笔盖在边缘处镀上一圈金黄,笔夹处还细心地刻上了Karlie的名字,这是一份贵重的礼物,同时它也尽到了一份礼物的责任,讨人欢心。




透过敞开的包口,还能看见里面塞了一本书,Karlie笑笑,表示那本书是《杀死一只知更鸟》,是法官最喜欢的书,所以她现在也在读。




Karlie说一开始见到法官冷漠的蓝眼睛,以为法官整个人都是冰冷的,胸腔里不是流动着的炽热的鲜血而是冻结的冰窖。现在她重新理解了法官冷漠的蓝眼睛,法官无非是想当个法官,而带有任何一丝感情色彩的法官都不能正直。她还说,法官的蓝眼睛只是看起来冷漠,或者是对工作还有旁人冷漠,她见过在深夜里陪伴她一起查资料,整理案件时法官眼里的温柔,温润的蓝眼睛里闪烁着的是陪伴还有爱情。




6


爱情的魔力就是能让人感到处于云端,但魔力总有用完的一天,从云端跌入现实的过程总是疼痛,漫长的。




这是一个雨天,我不喜欢雨天,滴滴答答的声音总是让我无法专心,阴郁的天气也会导致阴郁的心情,随之而来的还有倒霉的事。




我正给猫咪先生顺着毛,他大大方方地翻过来,让我给他揉揉肚子,真是个幸运的家伙,不会因为着槽糕的天气而心生烦恼。“砰”的一声,门被迅速打开,Karlie冲了进来,那句问候还没说出口,我就被Karlie抱了个满怀,隔着柜台,她长长的手臂把我圈住,为了不那么难过我努力地踮起脚来,受到惊吓的猫咪不满地叫着,跳下柜台,我只好回给他一个抱歉的眼神。




Karlie身上湿湿的,隔着外套我都能感到她身上雨水的寒意,但肩膀上的暖流告诉我这个高个女孩在哭,那句“你怎么了”只好被我硬生生地掐在喉咙卡,伤心的人最需要的就是时间,拥抱或许还有一杯热饮,不过那是后事,现在我要做的就是轻轻抚摸女孩的后背,然后等她说出一切。




过了好一会,女孩才抬起头,她整个人都糟透了,雨滴顺着她的头发滴答滴答地往下落,眼妆也因为泪水和雨水的洗礼糊成一团,那双充满活力的绿眼睛也变得黯然,像是一汪死气沉沉的湖水。




她抽抽搭搭,平息了一会后,咧开嘴角跟我说:“我跟她分手了。”




简单的话语,平淡的语气,却是一道晴天霹雳。我不知道哪个时候的我更震惊,是听到她们接吻的那一刻,还是现在。




“我看见,她和别的女生在亲热,她看起来就像是陌生人。我怎么会天真地认为我能改变她,能让她变得不那么冷漠,我怎么能这么单纯地迷失在她的演技里,以为那是我一人专享的温柔。那双蓝眼睛就是个天大的骗局,可笑的是,我从头到尾都那么地信服于她!”Karlie断断续续地讲述着原因,她抽噎着,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绿色的眼睛里盛满了悲痛,是责怪自己的,还是责怪他人的。




爱情伊始于一个微笑,在亲吻的催化下成长,最终却要以泪水结尾,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听着连绵不断的雨声,静静地陪着Karlie。




7


法官是个冷漠到骨子里的人,但她的胃却异常地依赖于甜腻的味道,或许是因为生活给不了的甜,味觉上可以满足,所以法官很喜欢巧克力,就这样,Karlie带着一盒巧克力准备给她一个惊喜,却没想到惊喜变成了毁灭性的灾难。




看到法官和别人亲热的场面后,Karlie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手上的巧克力不知道被扔到哪去了,她只知道自己的脑袋昏昏沉沉,快要裂开一般。雨打湿了衣服,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要一直跑,至于跑到哪里她也不清楚。终于在街角处法官追上了Karlie,她抓住Karlie的胳膊,却被奋力甩开。




“对不起Karlie,这是个错误。”




“错误?!你是指你办公室里的人,还是我们的爱情?!”




“别这样Karlie,我知道错了,对不起。”




“这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解决的!我以为我能改变你的,我以为我可以让你不再冷漠的,我以为我可以留住那个在微风中看着我笑的人,但你知道吗,这一切根本就是个错误!”




“别这样,留下来,再给我次机会。”




“给我一个留下来的理由。”




“我们有着那么多美好的时光,那些片段,你知道的。”




“那是曾经!而且我不能靠几个片段骗自己一辈子!就算我现在留下了又怎样,你能保证会留住我一辈子吗?”




法官沉默了,就在她沉默的瞬间,Karlie决定了离去的心意。看着雨中狼狈的法官Karlie笑了,那是她第一次看到这样一个落魄的法官,不再高高在上,不再精心打扮。




“你知道吗,在一起这么久,你从来没说过一次我爱你。”说完Karlie向站在雨中的法官道了别,奔到了我的咖啡店中,在这里她终于可以卸下伪装,放任自己嚎啕大哭。




8


“我都不知道她会哭得那么惨。”听完我的描述后的S小姐有些苦涩地说道,她看起来还是那样的冷漠,仿佛并不知道自己会给别人带来多大的伤害,或者说,她从来没有去想过。热恋时的美好在S小姐这里不过是新鲜的刺激感,而爱情结束时的痛楚对她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




“在跟她分手后,我想了很多。”S小姐的脸因为光照的原因,一半处在明处,一半处在暗处,我看不清她的表情,但她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悔意,“我试着去忘记她,也试着去和别的女孩交往,但她的身影总是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日日夜夜。人们总是在失去后才知道要去珍惜,我真的很想她,那种撕心裂肺的想,所以我就想来这家她之前提到过的咖啡店来看看,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指望什么,是来寻找她留下的身影,还是能碰巧在这里偶遇到她。”说道这里S小姐苦笑着摇了摇头。




“她总是抢在我的前面,抢在我的前面了解我的喜好,抢在我的前面默默改变,抢在我的前面说我爱你,所以我就这样理所当然地享受着她带来的一切,把她占为己有却又随意弃置,我就是个傻子,她已经为我迈开了99步,我却连那最后的1步都不肯迈出。”




“但是你知道的,爱情上一步的迟疑,就是一生的错过。”




“是的,她是我一生错误的救赎,但我就这样让她离开了。我想她应该不会再想见我了,等你下次见到她的时候,可不可以告诉她,感谢她曾经驻足于我的生活,因为她,我冷漠的心变得温热,我悲凉的岁月变得柔和。我不指望她的原谅,更不指望她的回首,但是我真的很爱她。”




我突然可怜起S小姐来,她的蓝眼睛看起来是如此的低落,一个原本没有心的人,现在却动了情。




蓝眼睛,冷漠的,悲伤的。




蓝眼睛的人,绝情的,悔恨的。




“我想我还欠她一个解释,她有权知道这些,如果她愿意给我一个机会的话。”说完S小姐拿起包,准备离去。




“等等。”我叫住了S小姐。“我有些话想告诉你,有关我对你们的看法。”




S小姐愣在了门口,有些错愕。




“虽然Karlie对你的爱超前那么多,但只要你肯努力,你终究是会追上她的,因为她愿意放慢脚步等你,直到你追上她。”




这是真的,自打和S小姐分手后,Karlie就赖在了我的咖啡店里,还霸占了我的猫,那小叛徒天天蜷在Karlie的怀里,忘记了谁才是真正喂养他的人。女孩在这里疗情养伤,我们都默契地不再提及S小姐,仿佛过去的几个月不过是场梦,但她眼里的思念是真实的,有时候,女孩会对着那只签字笔发好久的呆,然后低落着叹气,蓝眼睛的人成了她的心病,成了她一生的回忆。




如果说喜欢上某人只要一秒的时间,爱上某人只要一天的时间,那忘记某人则需要一辈子的时间。




过了几秒,或许是几分钟吧,一个笑容出现在S小姐的脸上,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她说谢谢你,然后回头看了一看咖啡店,走了。




看着S小姐逐渐消失在络绎不绝的人群中,我打开了储物室的门,Karlie在里面,一字不差地听完了S小姐说的话。现在是时候让她做出自己的抉择了,我抱了抱那个眼里闪着泪花的女孩,告诉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别让自己后悔就行。




9


Karlie走了,好久都没来我的咖啡店了,也不知道她跟S小姐究竟怎么样了。老实说,我觉得Karlie会原谅S小姐的,好多次我都看见女孩抱着猫,一脸认真地问他,S小姐什么时候才来找她,给她道歉。她们两个就像是交织在一起的绳子,难以分离。




就在我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店门被推开了,Karlie蹦蹦跳跳地进来了,“当当当!”她把左手推到我的面前,无名指上的钻戒毫不吝啬地闪耀着自己光芒,粉红色的泡泡在空中蔓延开来。




“你们结婚了?”




“不,这只是个订婚戒指,她说了结婚时给我换个更大的!”Karlie摩挲着手上的戒指,一脸甜蜜。




“那恭喜你们了,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对方的身边。”我由衷地说道,并且打心底地为她们感到高兴。




就像是所有的欢喜冤家一样,Karlie和S小姐终于要步入婚姻的殿堂了,这个容易受伤的女孩和那个不懂珍惜的女孩经过时间的磨炼变成了女人,等待着她们的将会是家庭的考验,但细水长流的陪伴和一生的誓言会让她们永远恩爱。




“给。”Karlie从包里掏出什么东西递给我,是一封婚礼邀请函,“我们衷心地邀请你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请帖的首页是一颗心连接起来的名字,漂亮的花体字龙飞凤舞地写着Taylor Swift和Karlie Kloss。




10


婚礼是在一块露天草坪上举行的,当天来了很多人,我终于见到了Karlie跟我常常提起的她的三个姐妹们,出乎我意料的是,S小姐的父母是一对和蔼的,爱开玩笑的老夫妻,我本以为他们会跟S小姐一样冷漠的。




在新人相互交换戒指的时候,Karlie的妈妈和S小姐的妈妈都微笑着抹着眼泪,看着那个在神父面前欣喜地看着自己新娘的S小姐,我也有点想哭的冲动,Karlie这团火终究还是融化了冰山。




在婚礼结束后,我把Karlie拉到一边,递给她一本书。




“这是什么?”




“新婚礼物。”




“一本书?”




“这可不是一般的书,是我根据你们的故事专门为你们写的书。”




“I knew you were trouble?”Karlie略带疑惑地读出了书的名字。




“打开看看。”




“如果注定是彼此的劫难,那么是不是不管多痛苦,多困难,最后都要在一起。”Karlie读完了写在首页的引言,她捏过头去看S小姐。




S小姐也在Karlie转头的那一瞬间,抬起头来,四目相对,然后她给了Karlie一个灿烂的笑容。




“是啊,I knew she was a trouble when she walked in。”




尾声


严格地来讲,我并不能算是一个优秀的咖啡店老板。我是一个文学博士,我开咖啡店的目的其实是为了观察各种形形色色的人,小说源于生活,那些进进出出的人能给我带来丰富的素材。




说实话,我从未想过我会遇到Karlie,也从未想过能和这个女孩成为朋友,更没有预见到她还能给我带来一个如此精彩的爱情故事。为了感谢她,现在每次她来店里的咖啡我都包了。




今天晚上Karlie和S小姐又来了,结束了经典的喂狗粮环节后,S小姐问我为什么一直叫她S小姐,不叫她Taylor,我说因为Karlie不允许我叫你的名字,她说我只能叫你S小姐,Taylor是留给她这个独一无二的恋人叫的。




这个答案换来的又是两人深情接吻的画面,好不容易送走了这对到处秀恩爱,从不考虑单身狗眼睛的妇妇,我打开收银机,结算着一天的收入。




看了眼时间,马上就要十点了,本想在外面挂上打烊的标志,但转念一想还是作罢,搞不好下一个“Karlie”就在走过来的路上了呢,谁知道呢?




END






写在后面的话:这文写得有点糙,压缩了一点剧情,如果有看不懂的地方欢迎提问,如果想讨论剧情也热烈欢迎。





Finally Clean

潜水的帮同学发篇文🌝
嗯应该不是刀🌚


又是一年了。

 模特倚在柜旁,手抚上歌手的照片,金发,蓝眼,红唇。 

喂,你最近过得好不好?

 好久不见了。 


你穿着围裙在厨房做着她最爱吃的小饼干。 打蛋,搅拌,倒入面粉和牛奶。

 哼着那人不知何时随意弹出的曲调,手中揉着面团。

 恍惚忆起那时初见,她轻轻一笑后带着些许霸道的语气对你说出那句话 

“You,my friend now.” 

笑意欺上嘴角,绿眸荡漾。 

将面团捏出动物的形状,放入烤箱。

 哼,就不给她吃。


 看起来要等上三十分钟呢。

 你走出厨房,打开手机的音乐软件,随手点开一首。 

呵,没想到是她的歌,《Welcome to New York》 

她站巨大的落地窗前,望着纽约那即便在夜晚也不曾平静的灯光 


烘烤的香味逐渐溢出,弥漫空旷的屋

 “Boys and Boys, Girls and Girls” 

是谁在唱?

 我知道是你, 

我永远都能找到你。 

你抬手打开墙上的开关,灯亮了,柔柔地洒下一片光辉。

 猫咪踱步。 

你将猫咪抱起,摸摸头。 

很乖,它一直都很乖。 


你走进房间,

 把猫咪放在木地板上,它静静地在房间里慢慢踱。 

房间里放着很多东西, 

她的专辑,她的照片,她喜欢的香水…… 

够了, 

你找出一个大纸箱, 

把你们公路旅行的照片,你们同款水杯,以及她的写真 

最后你把放在床头的木质相框收进箱子里 

是谁在笑,穿着白裙,笑容像背后的阳光。 你踉跄地抱起箱子走进客厅,留下那只猫。 你有些生气地将箱子扔到地上,抓过手机,她的声音依旧如月色流淌。

 “We finally clean ……” 

你的手指停留在删除键上。 


“滴滴” 

你将手机放下,决定先去看你的饼干。

 这次很成功,恰到好处的金黄色和浓郁的奶香。

 现在是夜晚 12:30, 

你找出冰箱中的巧克力酱,涂在饼干上。 

可惜,没人吃了。 


你咬住自己的下嘴唇,碧绿的眼眸水雾漫延。你身上的白衬衫因烘焙而点点斑驳,

 你不是脆弱的人,你向来很坚强。


 突然门铃响了。 

是谁?Toni?Kendall?Gigi?还是谁? 

你不需要,

 你很累了。 








你打开门,

 此时那个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正站在门外笑。

 今天是2016年12月31日,

 不,是2017年1月1日。

 你那个忙了几个月没空回家的爱人在电话里答应陪你过2016年的最后一天, 

然而飞机延误了。

 “所以你就把我所有东西都收了准备扔出去?” “哼!”

 “我闻到了小饼干的香味我要吃我要吃”


 “不给!”





大反转😂😂像坐了趟过山车
这是我同学的第一篇同人🌝
她并不混圈🌝只是在被我安利了某篇Kaylor文之后开始时不时通过了解一下某对BBF的各种资讯🌝